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序)

镜面映象:

#严重ooc


#私设如山


#架空paro


#新手幼儿园文笔,请多包涵


#会有无数刀,结局HE


#tag为all叶沉罪,欢迎订阅


 


【沉罪】序


 


神诞下光明的眼睛时必给予深藏于眸中的阴翳


神赋予圣洁的白灵魂时必投射灵魂下的影


愚蠢的人哦,总是在一味追求妄想的光明时永坠黑暗的泥淖


他们的罪孽沉入地狱编织成永不停息的哀歌


 


    即使是傍晚,日光依旧很充足,柔和的光包裹着这座庄严肃穆的城堡,却透不进那黑色的厚厚城墙,整座城堡严密缝合,连一扇可见的门窗都没有。审判厅里亮着重重烛影,一排又一排,在墙壁上足足排叠了三层,然而这烛光并没有给带来些温暖的颜色,无论是漆黑色的墙壁、漆黑的地板还是漆黑的长桌,都仿佛能吞噬掉一切光芒,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脏发紧、生无所望。


    长桌环绕成U字型,中间空出的地板上一无所有,但仔细看去能看见银灰色的光芒,在火光中勾勒出一个特殊的图样。那是形似十字架的一柄利剑,利刃洞穿了一条盘身的巨蟒,巨蟒昂着三角形的头颅,大张的口中吐出的不是蛇信子而是一条荆棘,复盘在剑柄上。整个图形外围是个盾形的边框,看上去整体颇具暴力性的美学,显得妖娆而残酷。但这个美丽图样可不是A国的人所愿意看到的,确切地说看到它的人几乎都不再有生还的机会,他们的下一刻就是与无穷尽的死亡和黑暗为伴。


    这是异端审判局的标志,专门用来处理堕化的异端,传闻里是个有进无出的地方,其手段之残忍毒辣与雷厉风行怕是真正的魔鬼也不敢妄自媲美。


    长桌后坐着参与这次审判的人,东侧桌后是军团的高级将领,西侧桌后是教廷与政府要员,而位于正上方的则是当今教皇,红衣主教垂手立与他身后。所有人都裹在长而大的黑色斗篷里,银色的面具覆于脸上,在烛火里泛着阴冷的光,他们有的沉默,有的彼此间切切私语,窸窸窣窣的声音攀附到高耸的穹顶下再爬下来,犹如地狱里灵魂的呢喃。


    “圣骑士团嘉世军团叶秋上将已经确定堕化为异端,可以商量处刑和如何补救他对嘉世所造成的损失了。”红衣主教拢起手来,声音不疾不徐。


    “不可能!”东侧桌上的一个人瞬间咆哮着蹦了起来,银制面具哐当一声重重砸在大理石桌上,一个弹跳后又落在了地上,清脆作响。斗篷和面具是为了掩饰身份,教廷与政府体系交错复杂,宗教与权利明里暗里都勾心斗角,特别是这让人谈虎色变的异端审判局,这里的会议都会尽量淡化与会者的自我身份,他们只是代表一方势力,但是这个发言人似乎丝毫不介意被人认出,他一头灿烂的金发带着满腔的愤怒争先恐后地从滑落的头兜里冒了出来。“叶秋是异端?呵呵,还堕化成异端?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知道他杀掉了多少异端吗!你知道他救过多少人命吗!要不是他今天你们坐在这里?你们早被异端撕成碎片碾成灰了!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说他是异端!”


    “少天!够了!”他身边的人极力摁下了激动不已的年轻人,在他说出更加难听甚至对教廷不敬的话之前制止了他。


    “的确,”东桌上另一个声音响起,听声音是圣骑士团微草军团的王杰希少将,“叶秋上将的战力和战绩有目共睹,在对异端的战争中他从来都是光一般的存在,现在突然告诉我们他是异端并要被处刑,我们不能接受。”


    “对。”有人攥紧了手掌。


    “哼。”有人充分表现了他对这一污蔑的不屑一顾。


    “既然各位军团的将军如此不能置信,那不妨看看让大家看看叶秋吧,看看他真正的样子。”西桌首位站了起来,是嘉世军团的主教陶轩,他顶着黄少天能把他剜成肉沫的视线,声音里带着点莫名的得意。“带叶秋上来。”


    喻文州面具后的眉毛跳了跳,不安的感觉仿佛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几乎要把他淹没。


    厚重的石门缓缓翻转开,几名圣骑士从门外推进来一个黑布遮盖的牢笼,黏腻的血迹顺着笼底滴滴答答,一路蜿蜒成流,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充满了整个大厅。陶轩抬抬手,一名圣骑士上前揭掉了黑色的幕布,露出牢笼内的样子。


     东桌后的人脸色立刻一片惨白,西桌则是一片哗然。


     牢笼内竖立着一个十字架,一个赤裸的人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他垂着首,刻着符咒的银钉刺穿了他的手心与脚背,血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他的皮肤很苍白,对比着满身的血污显得触目惊心,显然除了钉上刑架外还有其他外伤。然而最令人不可置信的是他的颈脖处连着右半边胸口都生长着如爬行动物般的青色鳞片,似乎还在轻轻翕动,有血从鳞片内渗出,干涸后仿佛形成了另一幅铠甲。


      他的脸上覆着半副淡金色面具,遮挡住了除薄唇以外的其他位置,但不管是哪一寸皮肤都能看出已是全无血色。被誉为“斗神”的嘉世军团叶秋上将从不以真面目示以外人,出战时总带着这么半副面具,但从来都不曾影响他如神一般的强大。八年前荣耀之战,他带领尚未成形的嘉世军团,以一己之力扛下了异端的大面积入侵,屠戮的血流满了圣城的护城河,异端的尸体足足烧了三天才烧完,嘉世一战也几乎全军覆没,连同叶秋的挚友“神枪”苏沐秋,也没能从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中活下来。


    “……叶……老叶!老叶!”黄少天从极度的惊愕中回过神来,“老叶你怎么了!老叶!老叶你醒醒!”他的嘴唇在颤抖,人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还在不住摇晃,他拼命叫着笼中人,却得不到任何,再下一刻就要撩起斗篷翻越这长桌赶到牢笼边上去,不防一记重劈袭向他后颈,喻文州站起来接下无知无觉倒下的青年,向另一侧出手的肖时钦点了点头,两张面具下都是如同昭示着死亡的苍白。


    “不可能……这……不可能……”不知是谁喃喃自语。


    距离牢笼较近的张新杰小心地用血统力探了探,毫无回应,十字架上的人身周没有丝毫血统力,仿佛从来都只是个普通人。张新杰在面具下皱起了眉,他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大脑在眼前的冲击下还没有缓过神来,他还没有理出哪里不太对。


    “那么我想诸位已经看到了,叶秋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异端鬼化特征,这不是堕化是什么,”陶轩扬了扬下巴,“说不定他本来就是异端混入教廷的暗探!”


     西桌又是一片交织起来的私语声,东桌则是死一般的寂静,夹杂着些看得见看不见的颤抖。


     笼中的人却始终无知无觉,他就那么静静地垂着头,没有清醒,也没有辩驳,仿佛灵魂已经死去,徒留一具躯壳。


    “ 那,审判可以开始了。”一直沉默的教皇大人开了口,声音缓慢而嘶哑。


 




荣耀历177年


    圣骑士团嘉世军团叶秋上将堕化为异端,在异端审判局教廷会审后被判处火刑,次日落日时分在圣骑士广场上执行,圣骑士团嘉世军团全军执管刑场。


    冲天的火光燃烧了有一个时辰,围观的民众有拍掌叫好的,有暗自落泪的,有敛眉摇头的,有不言不语的。


    大火止息,旋转的灰白色余烬,连着夕阳的光,一切都在微微扬起的风里被吹散了。 





评论
热度(547)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