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2(上)

镜面映象:

#黄烦烦被虐得心疼


 


【沉罪】2 故人(上)


 


    陈果是玫瑰街上数量众多的酒馆中为数不多的女老板之一。


    她的酒馆特别受圣骑士欢迎,不仅酒酿新鲜够劲,而且对圣骑士更是低价售出,时常还会提供免费的点心,虽然圣骑士的津贴不低,但对于贪杯又好玩乐的单身小伙子们来说总是有些捉紧的。这些特别的规定得益于陈果的父亲,他也曾是一名圣骑士,后来因为受伤退役才开了这家酒馆,十年前的荣耀之战,异端围城,圣城危在旦夕,陈果的父亲毅然决然重返战场,再也没有回来,刚成年的陈果红着眼抹着泪一人扛下了这座酒馆,也从此有了对圣骑士的一切优惠。


    “哎哎,叶修,这里有要送去9桌的苦艾酒,要热一下!哎!小心!”陈果指挥着男人端着托盘穿梭在酒桌之间,一个桌上的客人没留神身后的人突然站起,猛撞了一下男人,托盘陡然失衡翻落,盘上的两个啤酒杯眼见就要扑街,纤细欣长的手指却翻转向下在半空中稳稳地抓住了杯口,迅速放在了另一只手稳住的托盘上,随即微微一弯腰,如法炮制地抓住了另一杯,似乎已经溅出了杯口的酒都在几个微小的移动下给重新装回了杯里,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快得如同魅影,陈果的那声“——心”的余音还尚未从空气中消散,眼前的情景除了杯里的酒水多了些许晃荡的泡沫外已经别无不同。


    “ 先生,您们的酒。”男人微笑着越过那个莽撞的客人,准确地把酒送到了另一桌上,复而反身来吧台取要温的苦艾酒。


    “可以啊,练过的?”吧台里陈果饶有兴趣地敲了敲台面,夸张地上下打量着叶修。


    “这种小事哪用着练。”叶修乐呵呵地取了苦艾酒,完全不管对面的老板娘瞬间被炸成黑灰的脸。


    叶修是一周前被陈果录用的,酒馆里缺个招待,告示贴出去还没多久。叶修看起来只是渴了进来喝了杯柠檬水,看到了告示便询问能不能录用他,陈果当时可是一脸你逗我的吧的表情,哪个老板能待见进了酒馆却只喝一杯柠檬水的男人啊,而且叶修看起来太过于瘦弱,苍白的脸色带着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除了眼睛很精神表情挺慵懒看起来还像个健康的人外,其他的没一点适合酒馆的招待,毕竟酒后癫狂闹事的人多了去了,酒馆的招待起码得要点力气把人扔到街上去啊。但陈果还是录用了他,就因为看到了他的左手腕内侧有一个十字架形的刺青。


    那是圣骑士军团的标志。


  “你是圣骑士?”陈果小心翼翼地问,毕竟叶修既没有穿圣骑士团的军服,也没有按照圣骑士的习惯带着佩剑。


 “嗯……曾经是。”叶修咬着嘴里的吸管,发音有点含糊。


 “现在这是……退役了?”


 “嗯,差不多。”


 “为什么?”陈果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虽然她不该对一个陌生人刨根问底,但是眼前的男人也不过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退役的话有点早了,不像拥有神之血脉的人会直接编排入圣骑士团高层,普通人能进入圣骑士团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谁都想多留会在那里。


 “身体不好。”结果叶修回答都没带犹豫的,似乎这根本不是个事。


    一句话戳进了陈果的心坎里,当即拍板:


 “好,就你了,包吃包住,就从现在开始吧。”


 


 “老板,酒都送好了,我出去抽根烟哈。”


 “去去去,快去快回啊。”


 “好嘞,谢谢老板。”


 


    黄少天觉得有点晕,今天状态实在不太好,他挪到了那著名的玫瑰断墙边,靠着还没被玫瑰覆盖的一片石壁,定了定神,湿滑的青苔蹭脏了昂贵的大氅,他也不甚在意。


    夜晚的露水压低了玫瑰的香气,使它们更加浓郁却又不勃发。


    墙那边有人在抽烟,粗制的手卷烟,跟某人一样。


    黄少天仰起头,将后脑抵在冰凉的石壁上,露出白皙的脖颈,血统力带来的绝佳视力让他看得清天上的星星和一片片淡薄的云,他记得曾经在圣骑士预备团的时候就喜欢这样晚上躺着看天,有一次不小心睡过去了,然后叶秋把他抱进了玫瑰花从里,看他醒后一个翻身被玫瑰花刺扎的嗷嗷直叫唤,在一边乐得哈哈大笑。“卧槽老叶你有没有点同情心!能不能爱护点晚辈!你是不是就是嫉妒我长得帅所以存心要让我毁容!我毁容了我也会比你帅!卧槽卧槽刺扎进腿了!哎我去老叶快来帮忙弄我出去!……”


 


    墙那边的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随后一声轻微的磕碰声。


    黄少天想他大概也是把头靠在了断墙的石壁上,不知道有没有找好位置,不然会被花刺扎到。


    突然有点想笑。


 


 “快回来,……”一个女人远远地在喊,后半句没太听清。


 “哎,来了。”


    这声音有点耳熟。


 


    黄少天抬起手腕,看了眼机械腕表,已经九点了,不知不觉溜达三四个小时了,是时候该回去了,玫瑰街上正是热闹的时候,人潮渐渐增多,他可不想在这里被人围观。


    想罢,便转身从一条小巷离开,拐了几拐又回到了护城河边,沿着河边往蓝雨军团总部走去。


    夜里起风了,带着些许水汽,吹得黄少天清醒了一点。


 “哎,来了。”


   [ 这声音有点耳熟。]


 “哎,来了。”


   [ 脑子里怎么老是回响这一句话?]


 “哎,来了。”


    [我在哪里听过呢?]


 “哎,来了。”


    [这种懒得要死的语气。]


 “哎,来了。”


    黄少天如遭雷劈,转身拔腿就跑。


    他穿梭在人群里,左右闪避,矫健的身姿如同猎豹。


    他顶着夜晚的风和玫瑰的香气,为了那一句熟悉的声音。


    他的汗水落在了身边的河里,大氅裹挟着风声,哗哗作响。


    他觉得疼痛,眼睛痛,鼻子痛,心痛。


 


    他想起来了


    那是叶秋的声音。

评论
热度(432)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