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3

镜面映象:


 




【沉罪】3 白光


 


    叶修手上的匕首咣当一声就掉了下来。


“文州……你……”


    对面的人忽得就扑了上来,一把把叶修抱进怀里。


    叶修从来没见过喻文州这么失态过,也许两年前的审判期间有过,但那时他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昏迷状态,未曾见到其他人的反应。这个年轻人从来都以他的温和与稳重而闻名,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心思细腻缜密,从来不喜形于色,蓝雨军团正因他才有了今日的强大与辉煌。


    “那个,文州……”叶修小心地将手覆在他的后背上。


    他几乎不能将记忆里的那个总是带着笑的年轻人与现在这个紧紧抱着他、伏在他的肩头微微颤抖的人重合起来。


    他的斗篷上有深夜的寒露,有尘土的气息,有几乎冲出身体的喜悦与庆幸。


    “前辈……终于又见到你了……太好了,你还活着,还能见到你……太好了。”


    喻文州的声音终于恢复到了一贯的平和,他又紧紧地拥了一下叶修,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他,稍微退后了一步,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着他,眼里的情感流转,汹涌又雀跃。


    “那个,文州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哎,就知道老魏一定是跟你通气的,不过他也不知道我在这儿呀。你快把斗篷解了吧,来了这么久了就在那傻站着?”叶修抓住喻文州的手腕,带着他走进烛火的光晕里。


    喻文州解开斗篷,随手扔在了一边,露出里面黑色的行军服,这是一套连体作战服,十分简单,只在腰部有一根皮带,上面挂着佩剑的剑鞘和火枪套,喻文州不是一线的战斗人员,他觉醒后的血统力是强大的精神感知力和控制力,所以很少上正面战场,这身纯粹的近身军团作战服更勾现出了他在圣骑士中偏于削瘦的体魄。


    阁楼就这么点大,也没有多余的椅子能供人促膝长谈,两人三两步便走到了床边,挨着床沿坐下。


    喻文州借着烛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叶修,虽然表情未再有变,但眼里是止不住的心疼。


    他怎么瘦成这样,原来健壮的骑士体格已经毫无踪影,纤弱的手臂只消一握便能环过来,原本就很白的皮肤现在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大部分都遮挡在灰扑扑的酒侍罩衫下,但光是靠想,就知道上面烙下了多少伤疤,当日的疼痛有多骇人。


    “咳……”叶修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饶他有十寸厚的脸皮也经不住喻文州这一寸一寸一里一里描摹碾压的目光,“文州啊,所以到底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少天。”


    叶修一惊,脸更白了几分。他还没有做好见黄少天的准备,自苏醒后养伤的这段日子里,他已经听老魏无数次地唠叨黄少天当初在审判厅的反叛般的反应了,行刑当日黄少天更是要杀进刑场救人,最后韩文清和喻文州两人联手动用能力才把他拦了下来,喻文州一急之下没能控制好精神影响力,导致黄少天倒下后昏睡了几日才得以苏醒。对于这个活泼话痨的晚辈与战友,叶修心里满是愧疚与歉意。


    喻文州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于简略了,于是就原本把今夜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叶修更是低头不语,半晌才问道:“就知道一个玫瑰街你怎么找过来的?”


    喻文州没敢说他是哄了黄少天去睡觉后立刻飞奔过来,一间一间屋子地搜查,运用能力一个个地捕捉每个人脑中对于“叶秋”这个词的认知程度后才找到的他,本来他只是想看看他,只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是过度使用血统力对身体造成的负荷太大,加上搜索过程中人海里对“叶秋”一词铺天盖地的“异端”、“败类”、“肮脏”等的负面反馈让他心如刀绞,找到叶修后他已经几乎站不稳了,眼前黑点飞舞,只能缩在墙角大口喘气,稍微恢复点想躲入叶修的房间休息会,但是他太想见他了,就光是待在有着他的气息的阁楼里,他就没法说服自己就这样离开,直到后来叶修回来。


    “用能力的。”这个回答更加言简意赅,仿佛周泽楷附体。


    叶修知道这简单四个字后复杂的工作量,他内心一声喟叹,连抬头看喻文州的勇气都没有了,两个手不停地摩挲着衣角。


    喻文州依然温和地含笑看着叶修,当他也垂下视线看到叶修的手时,那抹柔和的微笑便僵在了嘴角。


    他一把拉起叶修的手,举到眼前,细细地看。手很凉,手指依旧纤细修长,匀称分明的骨节,薄薄的手掌,但穿掌而过的银钉留下的痕迹是无论如何也消不去的了,那掌心与手背上狰狞丑陋的疤痕像是刀一样刺穿了他的心脏,他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他看到叶修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个瞬间,心疼到眼前发黑。


    “文州,已经好了,一点都不疼了,骑士嘛,有个疤多正常,更有男人味了是不是?”


    叶修开着玩笑试图活跃下气氛,同时试着缩回手,均无果。


    喻文州轻轻地将脸凑上来,温热的唇贴上叶修的手背,贴在他的疤痕上,细细地吻,从手背到掌心到手指再到指尖,每一个细小的纹路,每一处凹陷与凸起,他都用唇一一划过,虔诚到无以再继。


    叶修轻叹一声,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


    “文州,我要谢谢你,当初是你让老魏救的我,这两年也一直是你在给我提供药物和其他物资,并让蓝雨军团驻地特别照看整个镇子,还是你一直在圣城周旋强调我的死亡转移视线淡化追查,欠你的太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


    喻文州将叶修的手贴在脸颊上,露出了他一贯温和的笑容,“前辈说笑了,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回报,前辈你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只是我能有幸得知你这两年的状况并给予我能给的帮助,”他顿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有些喑哑,“换成其他人,他们可能会比我做的更多,像少天,他当时肯为救你去死,而我却没能做到。”


    叶修翻手抚摸上他的头发,细软的黑色犹如他的主人,温润有光。


    “是我应该谢谢你拦下了少天,不然少天也会搭在里面,只会让我更加愧疚。”


    “前辈接下来想做什么?”


    叶修略一思索,“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办,身份还要继续隐瞒,你暂时还是继续当我不存在吧,毕竟……叶秋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叶修。”


    喻文州点点头,他们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不需要过多的话语就能知晓彼此所图。


    “对了还有,文州,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的安全。”叶修的眼神瞬间严肃起来,口吻也变得认真。“还有少天的,不要过于相信身边的人,现在我还不能确定谁是敌人。”


    “少天我保护不了,一直都是他保护我。”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还不回去,再晚要赶不上六点的早训啦,你不赶紧给自个儿加加训,不然怎么当蓝雨军团的上将。”


    “不急,这天还没亮呢。”


    “哥困了,要睡了,你赶紧地,快回去吧。”


    “我陪你。”喻文州想了下,又补充道,“前辈放心,我会在早训前回去的,加训也会做的,少天也会保护好的。”


    叶修懒得再耍嘴皮子了,差不多已经快到五点了,身子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困意,于是干干脆脆地直接脱了外套鞋子躺进了被子,挨着枕头就睡了过去。喻文州轻手轻脚地脱下脚上的军靴,吹熄了蜡烛,翻身上床。


    侧卧的叶修小小的,像虾米一样蜷卧着,喻文州小心的挪到他身后,顺着他的姿势将人环进自己的怀里,叶修的身子很凉很凉,从衣服里伸出的洁白后颈上一道深红色的贯穿疤痕掩藏在乌黑的发下。喻文州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凉刺骨,想起那些人曾对他做过些什么,那些将叶修“伪装”成异端的残忍手段,在这两年里堆积的恨意立刻冲击到了顶峰,他觉得自己忍不住现在就要杀掉他们。


    还好叶修还活着,自己还需要冷静,要帮助自己心爱的人取回应当属于他的东西,帮助他保护他要保护的人。


    喻文州用力抱了抱怀中已然熟睡的人,在他的鬓角落下一个亲吻。


    


    “如果终要有人永坠地狱,那个人会是我,你要永远快乐自由地活在阳光下,为此我愿向神献出我的一切,包括生命与灵魂。”


 


  

评论
热度(448)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