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4

镜面映象:

 


【沉罪】4 入夜


 


    东方启明,位于圣城最东方的圣骑士军团蓝雨军团最先吹响了集结的号角。


    年轻的蓝雨军团上将喻文州与黄少天亲踏训练场,晨光拉长他们的身形,背后是茫茫的长夜。


    一个背负着尚不可知的真相,一个背负着铭刻入骨的思念,带动着全军的士气,剑光铮亮。


    圣城西地的圣骑士团微草军团训练场,圣骑士列盾成墙,一个身影犹如鬼魅般闪动其中,手中的长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劈入盾列中一道几乎肉眼不可察的缝隙,他翻动手腕,纵身跃起,借着弹跳力疾力踏在两侧的盾牌上,持盾的圣骑士受不住这惊人的冲击力分别向两边歪斜,半空中的人影趁势攻击队列中形成的另一处衔接断点,不消片刻,盾墙便轰然倒塌。不远处的高台上披着深绿色大氅的男人微微颔首,“干得不错,英杰。”


         


    北地的霸图军团和南地的轮回军团都一如往常地进行着日常的训练。军团驻地都在圣城边缘,与城区间还隔着很大的一片树林或原野,但刺杀呐喊兵刃碰撞的声音依旧传到了城区的上空。早起的人们仰头望天,虔诚地将双臂交叉在胸前,为这些用生命和鲜血捍卫城池的圣骑士们祷告。


         


    最靠近圣城中心的嘉世军团反而没有动静,确切点说,嘉世已经取消集体早训很久了,营地里一片空寂,反倒像是出征未归的模样。


    “刘皓还是没有找到吗?”主教室里四周都悬挂着嵌着金丝的厚重帷幕,遮蔽了外面的日光,一如永夜。天还不至于说冷,但室内已经燃起了壁炉,嘉世军团主教陶轩坐在壁炉前的丝锻躺椅里,背朝着壁炉,逆光让他的脸都隐藏在阴影里,他全身覆着主教特有的紫色披风,圆帽被搭在了左侧的扶手上,只见着带着金色权戒的右手无意识地在木质扶手一下一下地敲着。


    “主教大人,刘皓确定已经离开圣城了,圣骑士团现在正在各区搜寻,他受了伤,不会逃得太远,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他回来。”面前一个教父模样打扮的人无处不显谄媚地说。


    “不用了。”


    “拿回他手里的东西。”


    “杀了他。”


 


    叶修悠悠从睡眠中醒过来时,太阳已经转去了西边儿,喻文州什么时候走的他一点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有喻文州的陪伴,这一觉他睡得格外安详,连姿势都没变一个,他努力让自己的脑袋离开了柔软的枕头,略带些茫然地坐了起来。看阳光应当是下午两点左右,叶修晃晃自己的脖子,一偏头看到了喻文州留在立柜上的东西,一把插在枪套里的银色火枪,枪套上用银粉抹进刻痕里,显出蓝雨军团的军徽图样。还有一枚银制的蓝雨军徽,叶修小心地拿拇指和食指拈起来,借着阳光看到了三颗星的暗纹,这是喻文州自己的上将军徽,进出整个蓝雨军团都畅行无阻的通行证,好生大方地就这样放在了一个普通小酒馆不甚干净的阁楼立柜上。叶修摇摇头,这个晚辈的心思他太清楚,喻文州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蓝雨时刻是他的助力,而且他也相信,如果他真的开口求助,怕是喻文州搭上自己的性命和整个蓝雨军团也要护他周全,更别提还有个黄少天。但是他不想,他不想让自己至亲至信的晚辈、朋友与战友拖进自己的危险里,两年前的审判是一个抹杀斗神的阴谋,但这个阴谋起于何处与最终所指他还尚不知晓。


    叶修下了床,昨日脱下的衣衫已被喻文州整齐地叠好放在了枕边,他慢慢地拿起穿好,然后伸着胳膊踮起脚推开了顶窗,点了一支粗制的手卷烟,靠在墙上一口口抽着,心里琢磨着自己的事情。


    他需要力量,现在的自己太弱了,不足以进行事情的查证,他需要血统力。


    觉醒了血统力之后的人即使被伤、接触到了异端之血也不会被异化,两年前他刚从清剿异端的战场上下来,整军回驻地的途中被人在背后刺了一剑,剑刃上涂有迷药,在半昏迷中他感到后颈的钻心剧痛,有人强行挖掉了他的晶核,封锁了血统力,让他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再往后的事他自己都一无所知,只记得仿佛是在暗夜的大海上漂流,除了痛苦什么都感知不到,看不到船只,也看不到光亮。往后的事都是苏醒后老魏零零散散地告诉他的,用脑子想想都知道自己是被注射了异端血显出异化的鳞片,然后名正言顺地以堕化为名交由异端审判局审判,玩的好一手借刀杀人。


    [下战场后那个走在自己身后的人,好像是副将刘皓吧……这整件事主教陶轩怕也是脱不了干系……]


    叶修抽完了手里的烟,长出一口气,定了定神,连着脑子里的杂念一起去掉。


    [要重新恢复血统力的话需要有晶核作源进行二次血统力觉醒,看来也只能去找他了……]


    [快十年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下午酒馆没什么客人,只有两个似乎是老朋友在一桌喝酒聊天,叶修下楼时陈果正坐在吧台里擦啤酒杯,听到响动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叶修在店堂里转了圈,然后凑到台前。


    “老板娘,跟您商量个事呗,今晚我能缺个工请个假么。”


    “你三更半夜地出去干什么?”陈果一脸狐疑。


    “见个朋友。”


    “你朋友是蝙蝠吗要大半夜地见?”


    “是幽灵,所以白天看不到嘛只能夜里见。”


    “……滚”


    “哎,谢了老板娘,那我滚了。”


    陈果那个气啊。


 


    叶修是入了夜之后才从玫瑰街离开的,他裹了一件深色斗篷,拣着没人小巷,迅速地离开了城区,没入树林,向西奔去。


    路程挺远的,出了树林后叶修又在原野上走了大约一个钟头才到达目的地。夜已经很深了,所以出了城区后也没再碰见一个人,叶修不用担心自己会被人撞上被盘查,索性摘了斗篷的头兜,让微凉的夜风打在脸上。


    那座矗立在空旷原野上的高塔在视野里逐渐清晰起来,叶修的心情却逐渐沉了下去,那种几乎让人窒息的疼痛感似乎又回来了,即使穿越了十年的时光,疼痛也不曾减弱分毫。


    高塔下是沉默的十字架,一排又一排,一列又一列,密密麻麻,环绕着高塔,一眼看去竟然没有尽头。白色的大理石在月光下映射出柔和的光,让墓地没有过分的凄凉,好歹带了些色彩,即使那色彩是惨白的。


    荣耀之战中牺牲的圣骑士们都在这里,其中也有陈果的父亲。曾经老人、妇女和孩子在混杂着异端尸体的战场上找回他们已不能言语的孩子、丈夫和父亲,泪水和血水滴落在一起,从圣城四周汇聚在这最后一役的高塔下,像是一条条血色的河。瘦弱的肩膀扛起沉重的十字架插在新翻的泥土上,哭泣的声音远在东地也能耳闻。


    那是圣城不可言说无法愈合的伤痛,是每一个人类都在心中深种的仇恨。


    叶修轻车熟路地绕过一个又一个十字架,直到抵达高塔的底部,那里有一块小小的高地,一个十字架脱群而立,那曾是他亲手插下。


    叶修驻立在墓前,眼里是比月光还要柔和的光,他用视线一点点描摹逝者的居所,然后单膝跪下,一只手放在胸口,垂头低声喃喃。


    “沐秋。”


 


    银色的月光为他披上战袍,英雄的亡灵簇拥他们的王。 

评论
热度(402)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