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5 (上)

镜面映象:

#伞修回忆杀


#有刀,结局会是HE,过程就emmmm


 


【沉罪】5 祭奠(上)


 


    叶修轻轻抚摸着着脚下的土地,土壤上长着三指高的草,因秋日的到来变得微黄,露水打湿了他的纤长的手指,他仿佛隔着土壤看见了那个清秀的少年,那明媚的笑容,唤着他。


    “阿修——”


    叶修打了个激灵,平定了一下心绪。太真实了,好像真的有人在耳边呼唤他,他抬起头来,脸色跟十字架一样苍白,复又垂下头,低沉的声音从唇角漏出来。


    “沐秋,对不起,我不得不来找你。”


    “圣城已经变了,不再是我们当初守护的那个圣城了,我遇到了些……麻烦。”


    “我想查出幕后的人,那个差点把我变成异端的人,两年里我时刻能感觉得到这份敌意,但我觉得不仅仅是针对我,好像……是针对我们所有人。”叶修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隐隐地透着些愤怒与困惑。


    “我失去了血统力……我想……我需要你的……晶核……”


    他的声音很小,犹疑不决,宛若蚊蝇。


    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后路,故人已逝,再取晶核需要挖开墓穴,叶修光是想想都觉得心如刀绞,但是这是他恢复力量的唯一选择。晶核只对契合的神之血脉起到源的作用,匹配度之低让这条属性形同虚设,但叶修清楚地知道他和苏沐秋的血脉契合度,因为他们的力量同时使用时会发生共鸣,曾经两个少年在战场上联手作战,共鸣让他们的心意相通、能力提升,两相糅合,浑然一体,仿佛他们本就是一人,死在他们手下的异端可以挂满圣城的树林。可惜荣耀之战敌众我寡,杀至最后一个圣骑士要同时面对七八个异端,苏沐秋为求最大程度的伤害,聚集了一众异端,然后拉爆了自制的一枚火药弹射弹。叶修记得他的最后一面,是那张满是血污地脸看向他,他们隔着很远,几乎横跨了整个战场,他甚至看不清苏沐秋的脸,但是他依然听见了他的声音,从脑海中直接响起来,“活下去。”


    随后是漫天的火光和四向飞出的银钉,叶修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就变得冰凉。


    苏沐秋是个天才,他说他制造的武器一定是异端的杀手锏,那就是异端的杀手锏,但是他也杀了他自己。


    叶修葬下他时,他的胸口巨大的窟窿还在滴落身子里残存无几的血液,银钉的无差别伤害让他的身躯千疮百孔,他的脖颈也被贯穿,晶核连着些皮肉挂在碎骨上。叶修一点点擦拭他脸上身上的血污,给他换上崭新的骑士装,将晶核放在了他的手里。


    苏沐秋看上去只是睡着了。


    叶修用自己的斗篷盖住他,俯下身亲吻了苏沐秋惨白的嘴唇,将他放进墓穴,然后用手一抔一抔为他盖上泥土,连着他自己伤口里的血和不时滴落的泪,硬生生垒出了这座高台,将自己最脆弱的心同最亲爱的人一起埋葬。


 


    时间紧迫,苏沐秋去世快要十年了,若再不使用晶核,晶核必定消散无影。


    叶修强迫理智回到自己身体里,他一直在微微颤抖,万千复杂的情感压过来,几乎要将他尚未恢复的身体压垮。


    掘墓是个大工程,叶修只有一个人,他必须抓紧时间。


    他在心底喃喃默念对不起,抽出腰间的匕首扎入泥土。


 


    刚刨开一个浅坑,叶修突然停下了动作,他的食指还插在土壤里,身子却可见地绷紧了。他听到了脚步声,还不止一个脚步声,重重叠叠,但是很轻,每一步的声音间隔长到诡异,像是,在跳跃。叶修警惕地顺着声音源头望去,皎洁月光带来的明亮视野下,他看到四五个黑影在墓地间迅速移动,看起来是从城外的方向过来的,黑影长长的利爪拖在身侧,随着跳跃一晃一晃。


    糟了,是异端。


    叶修大感不妙,他没时间去想这么多异端为什么会出现在荣耀之战的墓地,异端会自动被温热的血肉吸引,自己在这就是活靶子,而且现在没有觉醒血统力的自己万一被异端永远都血淋淋的爪子挠那么一下,那绝逼异化都不带考虑概率的。


    跑,这是叶修心里唯一的念头。


    他从浅坑里一跃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把扒出来的土踢回去,然后转身一最快的速度跑开,他不敢往回城的方向去,更不敢出城,只能估摸着横向跑。果然叶修的存在立刻吸引了异端,人类的气息煽动了它们骨子里的嗜血与饥渴,虽然不知道它们来此的原本目的是什么,但现在追逐并食用这个人类便成了它们唯一要做的事。


    叶修在十字架之间灵活穿梭,比速度他不是异端的对手,于是借助地形Z字绕行,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他听到异端的脚步越来越近。出了墓地所在区域是原野,这对叶修来说大是不利,更糟糕的是这群异端似乎不是最低级的那类怪物,居然携带了武器,跑出墓地的过程中就有好几只箭向他招呼过来,但都被他堪堪避过。他想起了这附近似乎有一片挺漂亮的白蜡树林,每到秋天就会变成迷人的金黄色,曾经他常爱在那里找一棵树爬上去抽烟睡觉来打发少的可怜的假期,而且树林里道路曲折,是个拖延时间甩开异端不错的选择。


    叶修又疾力跑到了一处高点的小坡上,抽空回头一望,五个异端气势汹汹地朝他这里扑过来,最近的不过三十米,赤红色的眼瞳在黑夜里异常可怖。他一咬牙,解下斗篷远远地抛向另一个方向,然后抱住头侧身往坡下滚去,草石硌得他生疼,不间断地撞击让他眼前直冒金星,一路滚下了数百米才停下。叶修狼狈地爬了起来,手上脸上都划了几道口子,他也顾不上看看,这一滚差不多将他和异端的距离拉到了一百米,他要赶紧巩固这个距离优势,刚想着就看到异端居然也就学着他的样子从坡顶滚了下来。


    叶修扭头狂奔。


    他的内心在咆哮。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晚点可能还有一更,又有人要上线了,猜猜是谁? 

评论
热度(339)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