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5 (下)

镜面映象:

#有刀,结局会是HE,过程就emmmm


 


【沉罪】5 祭奠(下)


 


    叶修觉得自己已经要到极限了。


    大下坡后的原野地变得不是上坡就是平地,他很快就被追上了,无奈之下只能被迫应战。躲闪腾挪,叶修尽可能避开所有会对他造成出血的伤害,抓住机会一击刺入心脏,但是解决掉两个异端之后,他已经感到四肢乏力,汗水浸透了他贴身的衣物,动作已经不太能够跟上他的意识了。


    继续跑,叶修强打起精神,他已经看到百米之外的那片白蜡树林了。


 


    又有一声弓响,箭气破空而来,叶修向前一个倾身,左肩着地翻滚一周,利箭落在了他的身侧,激起的泥土拍打在他的脸上颈上,叶修不敢怠慢,用尽气力奔向树林。身后的异端似乎洞察了难以在他进入树林前解决掉他的事实,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回荡在原野上,极为骇人。


 


    终于到了。


    叶修飞快钻进灌木丛,绕了几道找到条驯鹿道,接着往深处跑了一阵子,然后躲到一棵粗壮的树后,树木阻挡了异端的视线和动作空间,起码不用马上交战。他背靠着树大口地喘着气,拉了拉领口,拿下摆随便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然后小心地探头往外看。视野里只有一个异端,怒睁着红瞳,正绕过一簇簇的灌木丛准确朝着他的方向而来,笨重的鼻息和嘴里涎水的吧唧声在深夜显得格外刺耳。叶修想了想,反手握住一根垂下的树枝,一用力,翻上树来,他紧握着匕首,仔细观察最有利的进攻路线,心下还止不住感叹,幸好异端智商不是太高,不然自己十条命也得赔在这。


    异端靠近了过来,凭着特殊的嗅觉定位了这棵树,当然它在这棵树下什么都没找到,异端少有地表现了下疑惑,就在它要抬头的那一瞬,叶修从树上跳下来,借着冲击力用膝盖用力向下压住异端的肩膀,异端被压得往下一跪,叶修一个拧身后翻,落在地上,以最快的速度将匕首送进了异端的心脏处,异端以扭曲的姿势凝固了两秒钟,然后轰然倒地。


    叶修拍拍手,还颇为得意地吹了个口哨,随后一股大力从身侧向他袭来,他觉得自己的身子飞了起来,越过了一丛半人高的灌木,恶狠狠地撞在了另一棵树的树干上,再跌落在地上,叶修顿时眼前一片花白,一股血腥味从嗓子里涌了出来,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错位了,有黏腻的热流从额角淌了下来,大概是被磕破了。


    他努力地扶着树站了起来,甩了甩头,那个刚将他做了一次抛投的异端正一步步向他走来,距他二十米,十米,眼里是满满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贪婪,然而他已经没有武器了,现在这状态跑也跑不了。


    叶修第一次对作为一个普通人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难道就到这里了吗?]


    头很晕,他想向后退一步,却把握不好平衡,叶修踉跄了一下,还是没能站住,眼看就要倒下。


    一只手从背后扶住了他的肩膀,随即一支火枪从他的左侧抬起来,轰地一声响,伴随着火光,子弹精准地击中了逼近的异端的心脏。


    叶修长出了一口气,腿在微微发抖,他用力眨了眨眼,深刻地感受了一下劫后余生的快乐。


    “谢谢,”他转过身去,想要向这个救了他一命的人好好致意。


    开枪的人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斗篷,在月光下微微反射着银光,他没有扣上帽兜,露出一头柔顺却又利落的黑色短发,皮肤很白净,分明的脸部轮廓呈现出几分柔和几分坚毅,不过最让人在意的还是他的眼睛,咳咳,一大一小,但是很好看,瞳仁似乎还隐约透着点墨绿色。


    叶修觉得脑子嗡地一声响,仿佛整个树林里的白蜡树都砸在了他的头上。


    是王杰希。


    王杰希也是震惊不已,脸上的表情成了又碎了又成了又碎了,到最后也没能露出一个完整的样子来。


    “你!”


    “你……”


    异口同声,但语气泾渭分明。


    一字而已,却又蕴含万千感情。


 


    如果说,神是残忍的,那么他也必定是仁慈的,他让人们生死两隔,也让人们重新相逢。


 


    叶修稍稍整理了下自己已经一塌糊涂的衣衫,抹了把脸颊上的血,随便扫了眼四周。


    “王大眼儿,你不待在微草,来这里做什么?”


    “你……”王杰希迟疑了片刻,各种可能信都闪现了一遍,然后选了他觉得最接近事实的可能性,“你不是异端是吧。”


    “哥当然不是。”叶修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过多地解释什么,他有点艰难地绕过王杰希,看到他身后原来是一片不大的空地,月光洒下来将地面染成银色,仿佛是一片浅浅的湖。王杰希不可能是偶然路过这里,更不会是突然出现,所以应当是一早就在这里了。王杰希也转过身,跟在叶修身后。


    空地边缘一座小小隆起的土包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应该已经堆了不少时日,土壤上爬满了绿色的叶子,还开着几朵月白色的花[1],看起来是有人刻意为之。前方插着黑色的十字架,居然是用昂贵的沉香木手工削成的,能看出上面因为没有打磨好的而留下的粗糙断面。


    叶修忍不住又走近了几步,他想看看王杰希这大半夜的不待在微草军团总部在这里整什么幺蛾子,然后他就看到了十字架上的篆刻的名字:叶秋。


    自己看着自己的坟墓感觉有点怪异,叶修仔仔细细上下端详了片刻,扬起头来,“哎我说王大眼儿,哥的墓怎么这么寒酸啊,好歹哥也曾是斗神,连个军衔都不刻,啧啧啧。”


    “而且,名错了。”叶修郑重其事地指出来,“我叫叶修。”


    “我以为你死了。”王杰希低沉而缓慢地说。


    “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叶修耸耸肩,转过身来看他。


    “我以为你死了。”王杰希仿佛并没有和叶修对话,他深深地看着他,然后猛地抓住他的肩膀,眼瞳里一片黝黑,只是细细反复咀嚼着这一句话。


 


    叶修挣了几下,没挣开,也就算了,由着王杰希几近歇斯底里地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看穿看透,看到他的骨头,看到他的灵魂。


    王杰希终是松开了手,稍稍往右跨了一步,让月光洒在叶修的脸上,依旧死死地盯着他。


    叶修被看得心里发毛,视线则到处乱飘,顺着王杰希的斗篷滑下,跳上了王杰希的头顶,越过了王杰希的肩膀,下一个瞬间,他瞳孔骤然紧缩,脸色变了三变,他猛地揪住王杰希斗篷的前襟,刷地一下把他扯向左侧,自己也向一边倾去,王杰希猝不及防跌出去好几步才勉强站住,同时一声皮肉破开的声音就伴着他的皮靴踏着土地的闷响声响起。一支箭穿过了他刚才站立的空气,直直扎进了叶修因为动作慢了没来得及让开的右前胸,王杰希脸色大变,几乎在瞬间转身就将手中的佩剑拔出顺着箭矢飞来的原轨迹抛投回去,一声惨叫后,那个被忽略的躲在树后偷袭的异端后倒下去,穿胸而过的锋利佩剑将它钉在了地上。


    王杰希顾不上去拿回佩剑了,他跌跌撞撞地扑上来抱住往后倒下的叶修,人倒在他的怀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叶秋,叶秋!你怎么样?”


    看起来很不好,叶修痛得五官都紧缩在一起,喉咙也喑哑得只能吐出几个气声,他原本在逃跑中就受了不少伤,加上不咋地的身体素质,这一箭可谓是雪上加霜。


    王杰希握住箭杆,想试试能不能拔出来,箭很长,刚才那一击力道也很足,几乎要刺穿了叶修,血开始从箭杆周围的皮肉里渗出来,王杰希咬咬牙一狠心,用力向外一扯,喷薄而出的温血溅了他一脸,叶修喉间发出了压抑不住的惨叫,身子疼得一抖一抖的,脸色白的要昏厥过去,王杰希心都在跟着颤动,他撕开自己的礼服,给叶修做了个简易的包扎,然后把叶修横抱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往树林外冲去,他把马留在了外面,现在他要带叶修回微草军团治疗。


 


    王杰希的马是一匹难得的好马,通体雪白,更善于通人性。可能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急切,当王杰希冲出树林时,它已经面朝向微草军团的方向,扬着头打着响鼻儿。


    王杰希将叶修横放在马背上,再翻身上马,将人儿搂在自己怀里,扯进了缰绳,发了狠地一扬马鞭,“啪——”,马儿吃了痛,撒开了蹄子狂奔,鬃毛扬起拂在叶修的脸上。叶修刚刚疼的快没了意识,给这几下轻抚弄得反而缓过了点劲,他努力睁眼辨识了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忽得想起了什么,艰难地转了个头。


    “……大……眼儿……”


    “我在,你不要动,也不要担心,放松下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王杰希心急如焚,但还是轻柔地把唇凑到叶修耳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表现得温柔平和。


    “咳……不能……不能让……知道我……活着……微草……”叶修的眼神已经有点涣散,嘴角也开始有血渗出,这是伤到内脏的征兆。


    “好,好,我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你相信我。”王杰希恨不得自己能飞,他仿佛能感到怀里得人的生命在渐渐流失,身子在慢慢变凉。


 


    神啊,求求你,不要让我再一次失去他。


 


 


[1]王杰希给叶修栽种的是夕颜花,月白色的夕颜花又称月光花,黄昏开放,经一整夜,清晨闭合,是只有在夜晚才能见证的美好。古人常用以暗指红颜命薄的女子。


写得自己也好疼QAQ

评论
热度(368)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