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6

镜面映象:

#老叶到达微草


 


【沉罪】6 毫末


 


    乔一帆少校是圣骑士微草军团总部今夜的当值军官,虽然是少校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微草军团中的将领跟他同龄的只有高英杰一个人,他俩能在和平时期小小年纪就上升到这个位置有点依赖于自己觉醒的血统力。高英杰的血统力是空间微操,能在不改变空间维度的情况下对空间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实战性很强,更关键的是这也是现任圣骑士微草军团的上将王杰希觉醒后的血统力,所以高英杰一直被当做接班人进行培养。相比之下乔一帆就被边缘了,他的血统力是辅助增幅,能在能力范围内提高指定对象的血统力量,很纯粹的辅助性质导致他的实战能力就是个各方面都出色点的普通人,在这个没有爆发战争的当下他显得有些可有可无,连一般的任务都很少派他去执行。不过乔一帆没有什么怨言,他很理智,很勤奋,内心也很柔软。微草军团曾在五年前从异端手中保护下了西区的一座小城,他就是那个城中的居民之一,少年对于英雄的感激、渴慕与向往让他最终决定做一名圣骑士,他报名参训,最终还顺利地加入了预备团。乔一帆觉得神还是眷顾他的,他从未奢望过自己会成为神选中的孩子,所以在预备团中完成了神之血脉的觉醒,能够正式踏入圣骑士团并跃至高层,这已经成了他毕生的荣耀。


    乔一帆拢了拢罩在外侧的披风,站在堡垒的墙壁上向远处望去,堡垒外是空旷的原野,风刮动草皮显出一波波浅浅的浪,今天的月色很好,所有的动静都能被他尽收眼底。所以当那个黑影在原野上出现时他就注意到了,速度很快,直奔着堡垒而来,乔一帆皱皱眉,凝神细望,他身边的两个圣骑士都是普通人,没有绝佳的视力来辨别,就等着他做出判断。乔一帆定定地看了很久,突然神色有点紧张,“快,快打开门,是上将回来了。”


    王杰希觉得他活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他拼命催动马儿快行,眼里只有远茫茫的草地和渐渐清晰的堡垒轮廓,脑子里则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混着叶修的血糊得一片狼藉。他怀里的叶修已经昏过去了,无论他怎么呼唤,都得不到一点回应。


    乔一帆从高墙上匆匆忙忙地赶下来,立在门边,他有一点不知所措,当他认出了王杰希,并看到了他脸上的模样与表情和他怀里抱着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知道恐怕出了一件不小的事。乔一帆心思细腻敏捷,看起来是王杰希带回个伤员,但能让王杰希动容到如此地步的人身份不会太简单,不论如何微草军团上将失态至此的模样也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大致作了个判断,他遣走了其他值守的圣骑士,独自留在门边。


    王杰希像风一样从门口撞了进来,胯下的骏马似乎都累到四蹄发软。


    “上将,需要什么。”乔一帆从无多言。


    “让袁柏清到我房间,”王杰希的声音像是撕烂的布,沙哑得听得人耳朵疼,“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是,上将。”


 


    袁柏清提着医疗箱急急地赶到王杰希的房间。


    屋里已经生起了壁炉,叶修被安放在王杰希的床上,血污沾染了丝绸制成的床褥,王杰希坐在床沿边,一只手握着叶修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方帕在小心地擦拭他脸上颈上的血污与尘土,神情温柔,又庄严肃穆,自己脸上的一片狼藉则管都没管,被撕裂的军礼服随意扔在地上。


    袁柏清也不跟王杰希客套了,直接走过去,把医疗箱放在床边。作为医生,救人第一,身份礼仪什么的不重要。但当他看到躺着的人的样貌时,还是不由得震惊出声,“这,叶神?!”


    “嗯。”王杰希起身,把位置让给他。


    袁柏清也不多说什么,上来给叶修清理、上药、包扎伤口,然后运用力量给叶修做检查和修复。他认识叶修,虽然没有那一些上将跟叶修的亲密与熟稔,但在新生代中他也算资历比较老的,与叶修接触过好几次,曾经在嘉世和微草的联合战场上还给他处理过伤。他记得那是一道横跨腰腹的伤口,是被异端的利爪所伤,上药时叶修疼得直颤,却顶着面具下的白脸跟他打趣,“我靠袁柏清你是不是故意的,想疼死哥啊。”自己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两年前叶修的事情爆出来时,他极为震惊,也很难过,他不想追究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如教廷所言,但在他的印象里叶修是好人,是斗神,是一名真正的骑士。


 


    “他怎么样?”王杰希一直沉默地站在一边看着他做一切。


    袁柏清点点头又摇摇头。


    “上将您放心,叶神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养,很快就能恢复。”


    王杰希觉得全身一弛,腿上立刻没了力气,他找了个扶椅坐下,看着袁柏清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吧,除了伤其他的是什么情况。”


    袁柏清小心地左右看了看,走到王杰希面前,语气里染上了些紧张与神秘兮兮,“叶神很不好。”


    王杰希皱眉,示意袁柏清继续。


    “他的晶核被摘了,”袁柏清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看法,“应该是强行摘除,连接源的血管全被扯断了。”


    王杰希不说话,微微起身,把手肘搭在扶手上,双手交叉支着下颌。


    “审判伤就不说了,愈合的比较糟糕,筋骨和肌肉都受到了伤害。”


    “他应该被洗过血。”


    “这个是为了救他,”袁柏清急急补充了一句,他快被王杰希的越来越重的低气压压死了。


    “根据检查,我觉得当年传闻叶神的堕化实则是异化,异端的血侵入了他的血液,所以才会表现出鬼化特征,要想遏制而后消除鬼化,就得进行洗血……对身体伤害比较大。”袁柏清决定不将洗血的方法、成功率和摧残性的损害后果告诉王杰希了,再说下去他真怕自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知道了。”


    “派人去找方士谦,告诉他‘毫末’之需。”


    “今晚的事,只能你我知道,不允许告诉其他任何人,这是命令。”


    “是,上将。”


    袁柏清合上门,仰头长叹一声,他觉得世界要有变动了。


    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做好准备,务必成功。”


    “周泽楷,他会是史上最为强大的异端。”


    也许月色正好的夜晚最终都会成为故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评论
热度(350)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