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7

镜面映象:

#本章小周伪上线


 


【沉罪】7 消愁


 


    叶修大战异端再偶遇王杰希的这个夜晚,圣骑士团轮回军团也过得不安宁,整个驻地堡垒火把晃动、人声嘈杂,一副鸡飞狗跳的样子。


    因为上将周泽楷不见了,确切地说,是前一天就已经没人看到他了。


    周泽楷素来寡言,也不爱过多与人交往,一般的圣骑士很少看到他,所以没发现异样,但是中将江波涛就不一样了,作为周泽楷的副官兼轮回的对外翻译,他很少会在周泽楷外出的时候不跟着。所以江波涛下午第四次推开周泽楷的办公厅的门发现其中还是空无一人时,就再也没法说服自己这是正常情况了,当他走进去稍微看了下发现周泽楷的两把火枪都整齐地插在枪套里,挂在座椅扶手上时,可以说是吓得魂飞魄散。周泽楷觉醒后的血统力是动态锁定,加上他善用枪,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即使是黄少天那般的顶级速度增幅,也很难逃离他的子弹的锁定。所以不同于一般的圣骑士总是佩剑,周泽楷的腰带剑鞘处也换成了枪套,两把火枪碎霜和荒火为他打下了“枪王”的称号,成为圣骑士军团中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地位直逼当年的“斗神”。而他那惊为天人的容颜,更是令无数少女一见倾心,跪求一嫁。


    周泽楷出门的话不会不带枪,这一点江波涛敢断言,并且他很快得到了验证,这一整天当值的圣骑士都报告说,周泽楷上将没有离开堡垒。


    所以周泽楷还在堡垒里,就是不在办公厅,不在主教厅,也不在他房间,更不在别人的房间,那他会在哪,江波涛快哭了。


    方明华中将听后当机立断,调遣圣骑士组成小队一处一处地找,这里毕竟是轮回军团的总部堡垒,规模还是相当可观的,像江波涛那样靠自己跑,要翻遍每一个角落怕是要三天。


    折腾到凌晨三四时,有小队报告来说,找到了。


 


    周泽楷只是喝醉睡着了,江波涛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他遣散了那支小队,托方明华去发布休息命令,然后上前弯腰微微摇了摇迷糊的青年。


    这里是轮回军团地下酒窖最深处的储藏间,虽然圣骑士平日里禁止在驻地饮酒,周泽楷本身也不嗜酒,但是偶有特殊的节日和战后胜利的欢庆总是少不了酒的,何况圣骑士军团社会地位高,军团上将更是各位贵族和官员极力逢迎攀附的人,赠送一些美酒是常事,也算是一种礼节,这间储藏间便是堆放着赠送给周泽楷的各色佳酿,高高低低的木箱和酒桶堆的比人还高,木架上搁置着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酒杯。


    周泽楷就歪斜地坐在一个木箱上,微微垂着头侧靠在旁边的酒桶上,木箱上搁着一支高脚杯,里面还存些殷红的残留。他只穿着一件衬衫,解了两粒扣子,黑色的领结带被解散了散落在肩膀上,领口沾着些淡红色的酒渍,衣摆也没有完全束在黑色的军裤里,一大半在外已经满是褶皱,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叠着,军靴倒还是主人一贯的气质,漆黑发亮。周泽楷喝酒不上脸,依然是干净的白,酒气却铺天盖地,他阖着眼,睡得却并不踏实,浓密的长睫毛随着眼珠的转动上下微微翕动。地上放着一个烛台,里面的蜡烛早已燃尽,白色的蜡泪从台座上流下来,凝固成瀑布的形状垂至地面,现在照亮这里的好几只烛台都是圣骑士小队后来拿过来的,谁都能想到周泽楷在自己带来的烛台燃尽后必定是一直坐在一片黑暗里。


    江波涛的轻晃没起到什么效果,周泽楷依然一副宿醉模样地歪在那里。


    江波涛叹了口气,起身在周围看了看,又是吓了一大跳。呵好家伙,几乎喝空了一桶红酿,喝完了一支白兰地,这是有多想醉过去。


    地窖里的空气潮湿阴冷,总待在这里等周泽楷醒来也不是办法,江波涛俯下身子,将周泽楷的手臂搭上自己的肩膀,试图将他扶起来,“上将,您还能站起来吗,能听到我说话吗?”


    周泽楷嘟囔了一句什么,含糊不清,依然没有睁开眼,不过好在也还没有什么想耍酒疯的行为,由着人艰难地扶了起来,醉酒后的身子很软,江波涛只能半拖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外挪。


    醉着的人又嘟囔了一声,这次江波涛听清了。


    “见不到了。”


 


    有人说逝者最为残忍,留世人独自悲伤。


    他一笔一划刻下名字,也将刀痕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他一杯一杯灌醉自己,只愿不清醒的世界不会有思念的苦痛。


    他一天一夜站在窗口,试图用残忍的虚假记忆来遮盖满是裂痕的情愫。


    他一字一句写入书卷,将自己的笑容和泪水一起封印成不言不语的墨迹。


    而逝者还在沉睡,梦里不知是去往过去还是未来。


 


 


比较短小,赶论文QAQ

评论
热度(353)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