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8

镜面映象:

#有刀,结局会是HE,过程就emmmm


 


【沉罪】8 红豆


 


    今天清晨圣骑士团两大震惊事件。


    一是轮回军团停了一次早训,二是王杰希上将缺席了微草军团的早训。


 


    袁柏清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叶修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微草军团的早训还没有结束多久。


    王杰希的房间在堡垒最高层回廊的尽头,连着一座偏塔,灰白色的岩石浇筑成的墙壁全部被深绿色的天鹅绒帷幕遮住,圆锥形的拱顶内壁被打磨得异常光滑,顺着岩石堆砌的纹路,用不知名的颜料绘制着墨绿色的云纹。


    就住一人而已实在是奢侈浪费,这是叶修转动眼珠四下打量了一下后得出的结论。


    他尝试着想坐起来,却陷在过于柔软的床褥里使不上力气,反到牵扯到伤口,不由得低哑地呻吟了一声。王杰希坐在床边的扶椅里看文件,换上了一件灰色的骑士长袍,银色的腰带松松地系在腰间,已经清理了一番的面容却掩饰不住有点灰的气色和眼下的一片青黛,听到了动静,他起身坐在了叶修枕边,随手将文件搁在了椅子上,低头柔声地说,“你醒了,感觉还好吗?”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张口要说话,只吐出来一个嘶哑的“呃——”。


    “喝点水好吗?我让人熬了粥,喝一点?”


    叶修点点头,他刚想说的就是“饿了”。


    王杰希小心地站起来,去远点的桌上拿过来一个餐盘,上面放着一只银杯,一个银勺,和一个扣着石英餐罩的银碗。他拿开文件,把餐盘放在椅子上,然后自己侧身坐到了叶修脑袋和墙壁之间,慢慢地把盖在叶修身上的被子掀开一个角,扶着叶修的肩膀让他缓慢地坐了起来,靠在他怀里,他的下颌刚好能触到叶修削瘦的肩膀,硌人的感觉让王杰希又皱了皱眉。太瘦了,他心想,脑子里立刻过了好一大串菜谱,恨不得一天就把叶修身子补回来。


    被喂了几口水后,叶修觉得好受了点,清了清嗓子,总算是能正常说话了。


    “这是在……”


    “我床上。”


    叶修无语,你说你房间不就完了,有必要精确到床上吗。


    “谢了大眼儿,要不哥就挂了。”


    “是你救了我。”王杰希的视线正好对着叶修胸前包扎的纱布,心里又是止不住地疼。


    一直都是你在救我,从过去到现在,不仅仅是我的生命,还有我近乎绝望的灵魂。


    “哎算起来还是哥先碰上的异端,你救我在先嘛。”


    王杰希放下杯子,拿过勺子和碗,刚送过来的燕麦粥还散发着热气。他在碗边轻轻抿了一下,确定不会烫着,才用勺子盛着送到叶修唇边。


    “你怎么会在那里?”王杰希决定换个话题,虽然昨夜袁柏清的诊断结果让他对真相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现在有一肚子的疑问需要眼前的人的确认,但是他不着急,既然叶修现在在他身边,他就绝对不会再让他轻易离开,他们还有的是时间。


    “碰巧逃到那儿。”叶修含着粥,说的嘟嘟囔囔。


    “那一开始是在哪儿碰到异端的?”


    “墓地。”


    那附近的话只能是荣耀之战的墓地了,王杰希了然地点点头,不再问,仔细地喂叶修一口一口地把粥吃完,一时间屋里只有勺碗碰撞和食物咀嚼的细微声响。


 


    “咳咳,”叶修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饭都吃完了王杰希也没个要换个姿势的意思,他一个大男人依偎在人家怀里算什么。


    “那个,大眼儿啊,我自己待着就好了,你赶紧去忙吧,昨晚那些个异端的尸体你快让人去处理了吧,还有你的佩剑是不是也没拿回来?”


    “已经派人去了。”


    王杰希将双臂环到叶修胸前,小心地避开了伤处,将脸埋在了叶修的颈窝里,温软的薄唇贴着叶修肩颈的皮肤,落下一个轻吻。


    “叶秋。”闷闷的声音温软缱绻,有失而复得的喜悦,有长别离的眷念。


    “叶修,”叶修坚持纠正了下,还不忘打个趣,“床上叫错了名字可不是好事。”


    “叶修。”王杰希从善如流地改口,惬意地收下了这歪出了三千里的语境。


    “我真的以为你死了。你知道这两年我有多难过吗,我每天都会想起你,训练的时候,出战的时候,甚至吃饭的时候,我都在想你曾经做这些事情的样子。我给你堆了一座坟,那片白蜡林是我第一次单独遇见你的地方,那天你在树上抽烟,还用果子砸了我……我埋了那枚你颁发给我的骑士勋章,从预备团毕业时候的那枚,你走后我才发现,那竟然是我唯一的经过你手的东西。”


    “叶修,我太软弱,明明心里绝对不相信你会堕化,但当时看到你的样子我居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居然就那么信了那个狗屁结论。我一直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救下你,为什么不好好检查你的情况,那样就一定会发现你是被陷害的,可我他妈就那么看着你上了刑场,什么都没有做。”


    “叶修,我真的好想你。”


    时间积压下来的痛苦终于爆发了出来,王杰希在发抖,叶修甚至能听见他上下牙磕在一起发出细小而连续的声响。


    叶修听着也不好受,心里沉沉地像挂着一个水袋,很疼。他好想抱抱王杰希,像在预备团一样,能时刻给予这个晚辈最大的支柱和宽慰。可他背对着王杰希,别说拥抱他,都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王杰希搂他搂得紧,他重伤初醒也无力挣扎,于是他在能动的范围内抬了抬手,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王杰希的衣袖。


    “大眼儿,过去了,都过去了。你看我不活着好好的嘛。”


    “你也升到了上将,肩负着整个微草,不用为这些小事伤怀。你把微草打理得很好,这会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


    “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王杰希抬起头来,贴着叶修的脸颊,带着鼻音轻声地嗯了一下。


    “你就留在微草,好好养伤,恢复身体,我封锁了消息,没有外人知道你在这。”


 


    “不行,我不能留在微草。”


    王杰希刚缓过来的脸色刷地一下又变的惨白,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变的冰凉僵硬了。


    “为什么。”


    “呃……这原因有点复杂,一时也难说清。我也不是马上就走啦,只是不会久留,起码会养好伤是吧。”察觉到了王杰希的低落,叶修赶紧安慰道。


    “……”


    叶修思忖片刻,偏了偏头,神色认真。


    “大眼儿,你去蓝雨请文州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帮忙。”

评论
热度(350)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