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番外(2)

镜面映象:

#猜有没有车


#喻叶篇


 


【沉罪】番外(2)


 


    喻文州私下碰见叶秋的那天,天下着雨,很大很大,电闪雷鸣的那种。


 


 


    喻文州坐在城堡外的一处观景长廊上,长廊两侧是被风雨打得凋零的玫瑰。他的膝上摊开着一本黑色缎面的神学著作,光线太暗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字了,所以喻文州就这么坐着静静地看着廊外如瀑的雨。预备团的圣骑士们大多喜爱剑术或枪术,像喻文州这样热衷于研究神学的人少之又少,喻文州的好友黄少天便是个做个早晚祷告都会打瞌睡的家伙,更是时常在他耳边唠叨,“哎我说队长,你为什么不去教会学校呢,你又喜欢神学又这么安静当个神父多好啊,我说真的,你为什么不去教会学校呢,没准以后你就能当上主教红衣主教呢,是吧是吧,诶不对,神职最大的是教皇,教皇是世袭的吗?是不是啊,好像是,诶那你是不是当不了教皇了,我还是挺想看你当教皇的样子……哎哎!队长你别走啊!”。


    训练闲余时间喻文州常来这处长廊里看书,这里在城堡和训练场的反方向,几乎见不到其他人,偶有城堡里的园丁前来打理花圃,他也乐于独自享用这一份清净。今天也是如此这般,却不想还未及黄昏便下起了雨,天色阴沉的如同黑夜,只有天边还看得见些橘黄色的日光被扯碎在浓厚的云层中。


    叶秋出现的时候,空中正划过一道闪电,衬得来人的出场格外有风采,圣骑士的皮靴伴随着雨落的声音扣击着大理石的地面,竟然意外地有那么点和谐。


    “咦,这里居然会有小朋友。”叶秋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不是小朋友,”喻文州站起身,靠拢脚后跟,挺直胸膛,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略大预备团的军服下是少年纤长削瘦的身躯,“报告叶秋上将,我是现预备团圣骑士,喻文州。”


    “你认识我?”叶秋很惊讶。


    “上将在预备团做过枪术的特训。”喻文州依然站得笔挺。


    “可是那天我带了面具。”


    “您的思维波动形式是一样的。”


    “你有血统力?”叶秋更惊讶了,“是精神方面的?”


    “是,上将。”


    “啧啧,真有意思,这还是我第一次遇见活的有精神力方向力量的人。”


    “……”喻文州表示不想说话。


    “来来来,这么站着干嘛”,叶秋一屁股坐在回廊边的条椅上,拍了拍身边的石面,“过来坐吧。”


    “是,上将。”


    “啧,你这小朋友礼节太多了,麻烦。”


    喻文州坐了过来,他倒没有特意要去规范自己的话语来讨好叶秋什么的,只是按照在预备团的骑士礼节来做的。


    “您不喜欢就算了,”喻文州耸耸肩,“但礼节是骑士的必修课之一。”


    “看书?”叶秋看到了他手上的书籍。


    “是。”


    “有前途。”


    然后两人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里,其实也不能说是尴尬,毕竟谁都没有试图刻意打破这片沉默,也没有故意找些话题,而就是那么安静地坐着,看着雨景,仿佛是相识多年的好友,沉默不会给两人造成任何芥蒂,反而和谐地融成了景致的一部分,连时间的流逝都停滞了下来。


 


         


    喻文州偏过头,毫不掩饰地从侧面观察叶秋。叶秋比他想象中的年轻,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个三四岁,不知道他那声小朋友是怎么说出来的。他的五官柔和端正,眉间带着些懒洋洋的意味,皮肤净白,侧脸优美的曲线在雨幕的映衬下显得有些阴柔,怎么看都不能同传说中那个犹如神祇般的“斗神”联系在一起,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神父。


    察觉到了喻文州在看他,叶秋也偏过头来,“看我做什么?”


    “‘斗神’的真颜难得一见,当然要好好看看。”


    “哦?”叶秋噗嗤笑了,双眼一弯,像是一道虹。


    [他笑起来真好看。]


    “看出什么结论了吗?”


    “很好看。”


    “……”这次叶秋不想说话了,被一个预备骑士夸自己好看是什么个情况。


    “您很难过。”


    喻文州张开右手的五指,轻抚在书籍的缎面上,用指腹感受它的丝滑与柔软。


    “您在想一个人。”


    “您在回忆一场跟今天很像的雨。”


 


 


    叶秋的脸色瞬间一变,他闪电般地伸出手,猛地卡住了喻文州的脖子,少年白皙的脖颈在他纤长但是有力的手指下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变红,然后他几乎是拎着喻文州站了起来,书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被风刷刷吹翻了几页。


    “你在搜索我的脑域。”


    “是。”少年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声调却不疾不徐,双手也自然地垂在身侧,仿佛被扼得快喘不过气的人不是他。


    “你想做什么。”


    喻文州说不出话了,他的脸上开始泛出不自然的红色,气短让他难以发出声音。他只能看着叶秋的眼睛,眼里没有惊慌没有苦痛,平静得像是无风时的海,然后他艰难地展露了一个笑容。


    叶秋缓缓地松开了手,少年理了理自己的领子。


    “我并无恶意。”少年平静地陈述,连为自己辩解的意味都没有。


    “我只是想多了解一点您。”


    是很想很想了解你,那个远站在高台上的人,那个在战场上拼杀的身影,那个永远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容颜,让人忍不住想去探寻你,想走进你的心里。


    “了解我?”叶秋挑了挑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再说,了解我又有什么用呢?”


    “以后会在战场上助您一臂之力。”


    “也许吧。”叶秋不置可否,他侧过脸看了看,雨下得差不多了。


    喻文州却突然执起叶秋的手,作为一个预备骑士,这一行为很不合礼节,也很大胆。他单膝跪下,在那只刚才差点掐死他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我会用生命来证明我对您的忠诚。”


    “我不要你的忠诚,”叶秋翻转手腕,挠了挠少年的头发,“命自个儿留着,还有很多地方会用的着它。”


    “是,上将。”少年扬起嘴角,叶秋觉得自己恍然看到了一支雨中的玫瑰绽放。


    “我在战场上等你,喻文州。”


    叶秋挥挥手,从来时的路离开。


    少年站起身来,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好像还留着他手的温度。


 


 


    [为什么我的心跳如此之快?]


    很久以后喻文州再想起那一刻自己的感受,心里依然存留那份悸动的余韵,却没有了当初的困惑。


    [因为我爱上他了。]


 


 


 


对,就是这样,没有车(#^.^#)喻队的巴洛克式小清新。

评论
热度(326)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