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10

镜面映象:

#终于见上了QAQ


#大纲走完,觉得自己挖了个天坑


#韩张伪上线


 


【沉罪】 10 小聚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进王杰希房间房间的时候,叶修正百无聊赖地盘着腿窝在床上翻看微草的战备纪录,他的外伤基本愈合了,内里没有大幅度动作的话也不会再觉得疼,但袁柏清还是坚持每天来给他上药做修复,王杰希更是不让他脚沾地,一日三餐顿顿喂他,让叶修无端生出自己是个玻璃制品的错觉。


    黄少天像猎豹看见食物一样扑倒了叶修,带起的风把堆在床褥上的纪录纸扑成了漫天的飞花,他死死抱住叶修的脖子,几乎要把他摁进了床褥里面,一句话都还没说,眼泪先落了下来,打在了叶修的脸颊上。


    叶修被勒的快没了进出的气,憋了半晌才颤巍巍地抬起了一只手,“救……命……”。


    喻文州和王杰希赶紧上前,一齐把黄少天往起拉。


    “少天。”


    “黄少天,你冷静点,叶修身上有伤还没好。”


    喻文州怔了下,他记得几天前见到叶修时他身上并没有伤,黄少天则大惊,刷地松了手,叶修这还没被拽起来又忽得没了着力点,啪得又往后倒下去,幸好床褥柔软没什么关系。


    “啧啧啧,少天还是这么有活力,这么想哥啊。”叶修捂着胸口,一脸我最受欢迎的自恋表情,艰难地爬回了坐姿,而对面的金发青年就那么曲着腿坐在那,眼泪啪嗒啪嗒地直往下掉,打湿了自己军服的裤子,他无声地哭着,脸上却是灿烂的笑,像许许多多个从前的日子叶修见到的样子,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看着叫人心里难受。叶修脸上戏谑的表情一点点消失了,涨上来的是如海一般的沉静,他也微笑起来,眼里满是柔和。


    叶修张开了双臂。


    “来,到哥这里来哭。”


    黄少天慢慢地,一点点地挪近,然后将头抵在了叶修的肩膀上,叶修环抱住青年的双肩,将脸贴在他的发顶,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少天,想哭就别憋着。”


    青年终于发出了他见到叶修后的第一个音节,他哭得像个新生的孩子。那是欢乐的哭泣,他降临于世将见一切前所未见,那也是痛苦的哭泣,是别离安逸投入未卜前程的痛苦。而对黄少天来说,这一日确是他的新生,宣布他在失去了叶修的阴暗世界里时日的终结,他的神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王杰希顶着喻文州隐藏的眼刀简单叙述了下他们偶遇的情景和叶修受伤的原因,黄少天也终于哭累了,伏在叶修怀里像是一只安静的猫。


    “文州真厉害,我还跟大眼儿打赌猜你能不能发现信的问题。”


    “前辈过奖了,”喻文州微笑,眯起眼,“不过这一次见面,为什么要采用这么慎重的方式?”


    “可能是因为有不安全感吧,在微草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有一些地方很奇怪,我觉得还是慎重点比较好。”叶修拍了拍怀里的黄少天,后者在他衣服上蹭了蹭,不情愿地坐正。


    “现在可以详细说说吗?”


    “好的和坏的你们要先听哪个?”


    “坏的。”黄少天抢着说,他的眼睛亮亮的,升腾起的神采里夹杂着冰冷的复仇意味。


    “坏的就是圣骑士团里有敌人,而且我觉得他们的目标是针对拥有神之血脉的人。”叶修悠悠地说。


    三人皆大惊,前半句他们大致都想到了,如此急迫地将叶秋置入死地,必定不会是凭一言堕化之说就做到的,但这后半句信息量就相当可观了,针对神之血脉的拥有者,相当于是要截断人类在与异端战争中的希望。


    “两年前我就曾经在嘉世的战备纪录里发现了一件不正常的事情,在那几年的各种小规模的战斗中,拥有血统力的圣骑士伤亡数量太高了,这不合常理,就像是……”


    “就像是有人在背后下了黑手。”王杰希沉着脸说。


    “对,”叶修点点头,然后用下巴指了指地面上乱七八糟的纸张,“当年我想做个调查来着,结果还没出手自己就被干掉了……刚才我也看了微草的,也有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分布的时间线很长,小规模战斗又大多按地区负责上报,所以这一情况很容易被忽视。”


    “我们也的确是忽视了。”喻文州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能是想到了蓝雨军团的一些事件。


    “那,好的呢?”


    “好的就是,我们还有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盟友。”


    “嗯?”这下三个人都面面相觑。


    “老叶怎么回事,是谁是谁,怎么这么说?”


    “我想过一件事情,”叶修望着屋顶,像是在回忆些什么,旋即又看向喻文州,“当初我被行刑时,虽然有邱非躲过了嘉世的视线将我放走,可是押送和刑场还有两支异端审判局的‘审判者’队伍,连他们也躲过了可不是运气好这么简单的事了。文州,老魏跟你说过他当时就是几乎擦着‘审判者’带我走的吗?”


    喻文州摇摇头,当初邱非来找他,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蓝雨军团的前上将魏琛,此人不仅与叶修交好,又是个老油条,熟悉整个圣城的权力体系,更重要的是他离开圣骑士团甚久,早已从各方面的眼线中都消失得干净,实为最佳人选。魏琛的营救极为顺利,直接将叶秋带离了圣城,去往A国一个边缘的镇子,邱非则亲自执行了点火,将他的前辈和老师“烧死”在那个用其他尸体替代的囚笼里。那个刑场上唯一真正属于叶秋的东西,恐怕也只有那半张薄薄的面具了。


    “审判者?!”黄少天大惊,“怎么会跟那帮幽灵有关系!他们可是异端审判局的人!”


    “审判者”是一批经过特殊训练的圣骑士,与常规战争中的战斗方式不同,“审判者”专长完成暗杀,他们永远覆着黑色的铁质面具,穿着黑色的斗篷,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审判者”的选拔方式无人知晓,只知道都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退役的“审判者”会完成一次定向记忆的清除,抹去他们在异端审判局的一切,然后提供新身份放归社会,其手段之复杂条例之繁琐连叶修当年的地位也不知一二。


    “审判者”直接受异端审判局的局长领导,而局长只听命于教皇一人,更何况教皇垂暮不理教务,这个局长更可谓是无人能管。但是关于这位局长的个人信息真是比“斗神”的真容还要神秘,他不参加任何活动,也不出席任何会议,没有人对他有任何了解,连是男是女姓什么名什么多大了都不知道,世人知道的是他穿戴银灰色的斗篷,带着银灰色的整副面具,使用得一手好刀。他出现的地方必会有一具堕化成异端的人的尸体,只有一击,一刀穿心。


    作为清道夫,异端审判局从未失过手,可偏偏就是在处决叶秋这么大的一件事上,让叶秋在“恰逢”两支队伍交接时被救走,这恐怕不会是巧合。


    叶修听了老魏的陈述后当下就能断定,是当日执行任务的“审判者”们得到了装作视而不见的授意。


    这授意者是谁?是那个局长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敌还是友?还是另有他人?


    无人知晓。


    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三位上将都陷入了沉思。叶修觉得坐着有些累了,干脆懒洋洋地躺了下来,舒展了一下四肢,将自己摆成了一个“大”字型。


 


 


    “所以,前辈,你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喻文州坐在床边,最先回过神来,伸手替叶修理了理凌乱不堪的头发。


    “三件事。”叶修翘起三根手指头。


    “一,我需要你们帮我取到沐秋的晶核。”


    “二,我需要找机会单独见一下邱非。”


    “三,带我去霸图,我需要新杰来帮助我完成晶核的植入。当然,关键的是——”


    “要保证我不会一见面就被老韩给杀了。”






    韩文清又打了个喷嚏,晃了晃有点沉重的脑袋,这样的行为发生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妙的反差萌。


    对面的张新杰皱了皱眉,放下了手中的茶碟,“还没好吗,看来药需要加一点剂量了。”


    韩文清摆摆手表示无碍,继续看手中的文件。霸图军团最近不太太平,上报的堕化者数量激增,军团主教日日前来商讨暂停骑士训练进行斋戒祷告的事情,这让他很是烦恼。


    张新杰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韩文清一件单衣在窗口站了一天一夜的事情只有他知道,感冒是受了风寒影响,却也是心病积压的征兆。


    [心病吗……]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左手小指上的一枚素戒。

    [谁又没有呢……]






评论
热度(376)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