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用户已注销

一跳,解千愁?

【ALL叶】沉罪 11

镜面映象:

#算个过渡章,下章开始搞事情


#大量开刷剧情,有墓地高能,慎入


 


 


【沉罪】11 端倪


 


 


    “取苏沐秋上将晶核的事情我马上派人去做。”王杰希坐在扶椅上,习惯性地支棱着下巴,“近几天就能办好。”


    “我觉得不如借以清查几日前出现的异端为名,派人巡守荣耀之战骑士墓地,这样再行动时就不会太引人注意,”喻文州两手交叠,手指微微摩挲着凸起的指骨,他想了想,用探寻的目光看向叶修,“前辈难道不觉得在那时会有异端出现在墓地太奇怪了吗?”


    叶修侧目看他,示意他继续说。


    “异端只食新鲜的血肉,不会是因为进食而去往墓地,所以一定是为了其他的目的,”喻文州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心思缜密的他向来能剥丝抽茧地发现一些重要的东西,“可是那里有什么会吸引异端前往呢,荣耀墓地里埋葬的都是牺牲的圣骑士,其中不乏像苏沐秋上将一样拥有神之血脉的圣骑士,除去他们的遗骸……”


    叶修的脸刷地白了,喻文州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他自然是明白了。


    “晶核,它们是去找晶核的。”


    “异端需要晶核做什么?它们又没有神之血脉,拿了晶核又不能觉醒血统力,难不成拿来吃?晶核不能吃吧?那它们要它干什么,异端是不是有毛病啊。”黄少天开始了他的唠叨式思考。


    “喻文州上将说的有道理,”王杰希站起身来,“我这就去安排。”


    “至于见邱非和韩文清的事,我倒有个想法,”王杰希拿起放在壁炉上的手套,倚靠在壁炉一侧,“不如选在下个月教皇的生辰晚宴上?邱非身边都是嘉世的人,很难不被怀疑地单独找他,一般晚宴只允许带两名随从,会方便很多。而且教皇生辰素来是军政界的外交场,会分散掉各方势力的精力,那时前往霸图也会安全很多。”


    喻文州赞同地点点头。


    “成,那就这样吧,哥还不放心你们办事嘛。”


    得到了认同的王杰希准备离开了,同时深深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催促的意思不言而喻。


    “大眼儿,准备去墓地取晶核的时候来叫我,”叶修叫住王杰希,“我要过去。”


    “可你最好是休息养伤——”


    “沐秋的墓我一定要亲自开。”


    空气安静下来,没有人再表示坚持或者反对。苏沐秋,那是叶修心中永远的伤痛,也是他们不曾参与的过往,若论情感,也许在场的三人都不会觉得他们会比苏沐秋落后,但是他们输给了时间,当他们出现时,苏沐秋已经在叶修的心中占据了一方天地,而且这一方天地因为青年的牺牲,成了叶修永远不会再与他人分享的禁地。


    “前辈也需要休息了,少天,我们走吧。”喻文州没理会王杰希的目光,却也站了起来。


    “嗯。”黄少天不情愿地嘟起了嘴,又扑上去抱住了叶修,“老叶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哦把身子养得好好的,外面有什么事情我都能帮你做!这里王杰希对你好不好,要不你就跟我去我们蓝雨嘛,你来住我房间!我给你买圣城最好吃的点心!你想要什么衣服什么武器我都找给你!”


    “好好好,我什么都好,”叶修哭笑不得地打断了黄少天这一串包养情妇似的计划,“你回去好好训练,保护好你自己和文州,哥就心满意足了。”


    “那我走了……”黄少天松开叶修,还恋恋不舍地握着他的手,忽得闪电般地在叶修侧脸上啄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然后看到了门边两张分外僵硬的脸。


 


 


    “啊!——”叶修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把已经走到门口的三个人都吓了一大跳,黄少天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返身回来,“老叶你怎么了!”


    叶修一脸绝望,“突然想起来老板娘那儿我就请了一次假,可我都过了一周没去上班了,完了完了,她要不给我发工资了。”


    “我养你。”


    “我养你。”


    “我养你啊!”


    异口同声。


    “……”


    “都给哥出去!”


 


 


    叶修去荣耀墓地的那天,天下着雨,濛濛细雨。气温变得很低了,一场秋雨一场凉。


    王杰希没有阻拦他,给他仔仔细细地套上了薄鹅绒的披风和皮质斗篷,替他理好领子戴好手套,叶修则望着雨天阴沉的天空发呆,他想起了一些过去的记忆,时光的侵蚀让那些记忆变得支离破碎,被风一吹,飞得远远近近,飘飘洒洒。


    王杰希安排自己最得力和放心的亲信许斌、刘小别和高英杰来帮助叶修——除了高英杰,那两人都是叶修认识的——其余的圣骑士都守在墓地的外围。叶修一点点刨开泥土,雨水滴滴答答的渗入让土壤变得泥泞不堪,可叶修全然不在乎,也很少让另外四人插手。王杰希叹息,也就由着他去了。


    高台渐渐变矮,变平,然后成了坑状,叶修几乎没有停歇,直到指尖触到了被掩埋的斗篷的袍角[1]。他沉默着停止了刨开泥土的动作,而是用手指顺着袍角一点点往上摸索。他不敢看泥土全部挖开后这斗篷下人儿的模样,十年了,逝者已经归为白骨,而在他的心里,苏沐秋却永远都是年少模样,是他再苦再痛时都能有所慰藉的温柔乡。


    一截白色的指骨先露了出来,叶修慢慢地近乎虔诚地将整只手从泥土中捧出来,松松半握的白骨间果然有一个被泥污裹住的块状物。叶修小心地取出那枚属于苏沐秋的晶核,然后握住那只手,就像很多次在他仍旧温热的时候那样。疏松的白骨因为受力发出了轻微的咯吱声,而叶修就这么握着,他不敢用力却又不肯放松,他盯着仍覆盖着白骨的泥土,神思不知已经去往何处,在雨中形成一道诡异的景象。


    王杰希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跳下墓坑,温柔地从背后环抱住叶修,劝慰他安抚他,一步步引诱失神的男人松开了手,叶修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哭泣般的悲鸣,旁边的三人见状赶紧扶着两人上来,然后动手将刨出的泥土重新填埋回去,还原了原来的高台,立上十字架。整个过程中叶修都神色惨白地看着那一片土地,嘴唇微微颤抖发出含糊的声音,靠着王杰希的全力托着才没有跪下,雨水打在他仍旧微微伸着的手上,将泥土一一冲刷下去,露出了掌中那枚不规则的晶体,也是如火一般的鲜红炽烈。


 


 


    陈果只短暂地拥有了一周那个叫叶修的招待,那个总把她气得跳脚的男人在一次请假后就走出了她的视线,她抱着对圣骑士的好感一直给叶修留着阁楼的位置,后来有一名叫卢瀚文的蓝雨少将前来取走了属于叶修所有的东西。她十分惊异于叶修居然跟蓝雨的高层将领有所联系,更是配合地让来人把东西取走了。


    后来他们还是又见面了,依然是巧合,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场景与际遇,陈果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1]骑士下葬按照礼节是要安置在棺材中的,但是荣耀之战战事惨烈,逝者如山,城中尽留老幼妇孺,所以此处设定墓地里都是野葬。


 


 


 


如果今天早上我能背完三百个GRE单词,那么今天会还有一更o(* ̄) ̄*)o



评论
热度(347)

© 此用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